行業動態
JAMA:兒童期腦膜炎或可影響到患兒成年后的教育成就

        一項大型丹麥注冊研究表明兒童時期的細菌性腦膜炎和成年后的教育成就及經濟能力有關。研究作者表示,這種關聯性在肺炎鏈球菌及流感嗜血桿菌感染中的相關度更大。而對流行性腦脊髓膜炎來說,較低的教育成就可能和家庭有關。這一研究發表于《美國醫學會雜志》4月24日一期,由丹麥哥本哈根大學醫院的Casper Roed博士領導的研究小組完成。

        Roed博士在Medscape Medical News中評論道,“腦膜炎造成的神經損傷已經被追蹤研究了很長時間了,但是我們對患者的隨訪時間比以往的試驗研究都長,并且我們發現了病變多年后的一些顯著變化。”他解釋說,既往研究已經評估了兒童時期患腦膜炎的患者幾年以后的教育成就,可能是在高中結束時,并且發現患兒成就降低。但是現在的這項研究隨訪至患者35歲時,所以能夠證明這些破壞性的影響在很長的時期時都很明顯。他說:“我們的結果很簡單但是很有意義。”

        長期神經系統損傷

        因為腦膜炎后有時會發生聽力喪失,所以兒童可能會被常規進行聽力隨訪至發病后2-3年,但一般不會比這更久。Roed博士補充說:“但是,我們發現其他也可能發生神經系統問題,諸如一些輕微的腦損傷,但是很多年之內這些都不會表現出來。我建議那些任何類型腦膜炎患兒的父母,尤其是由肺炎鏈球菌和流感嗜血桿菌引起的,在監測他們在學校的進展時提高警惕,如果有任何不利都應及時尋求幫助。”

        Roed博士表示,3種類型的腦膜炎各不相同,流行性腦脊髓膜炎是最嚴重的,并且急性期經常是致死性的,但是如果在急性期能夠存活下來,并不會造成明顯的長期腦損傷。腦膜炎球菌在急性期是非常具有侵襲性的,可導致敗血癥,伴有血管擴張引起低血壓,這會導致患者死亡。但是它對抗菌藥物非常敏感,如果診斷并且抗菌治療及時的話,細菌能夠被殺死,患兒的預后也很好。他們的教育成就似乎很少受影響,幾乎可忽略不計。他說,“相比之下,由肺炎鏈球菌及流感嗜血桿菌引起的腦膜炎一般在急性期不會這么嚴重,但是患者更可能遺留腦部損傷,和一般人相比,不太可能完成學業或高等教育,也不太可能獨立的工作和生活。”

        在這項研究中,研究者分析了來自丹麥各地的注登記數據,確定了2784名患者,這些患者在1997年至2007年間,被診斷為細菌性腦膜炎,診斷時年齡小于12歲。他們也從普通人群中確定了一組對照組,分別和出生日期、性別相配對,以及腦膜炎組和對照組的兄弟姐妹。

        研究者對每個受試者的如下方面進行追蹤隨訪:職業規培(如:木工,牙醫技師和美發師),高中教育,高等教育,經濟自給能力和殘疾退休金需求。他們發現,和普通人群相比,3種類型的腦膜炎均和較低的教育成就及自給自足能力有關。

表 腦脊髓膜炎患者和對照隊列人群在35歲時的差異

        當研究者觀察受試者兄弟姐妹之間的結果時發現;患有流行性腦脊髓膜炎的患者和他們同患此病的兄弟或姐妹一樣。相比之下,患有肺炎球菌腦膜炎或流感嗜血桿菌腦膜炎的患者和普通人群具有相似的上述成就。Roed博士指出流行性腦脊髓膜炎及其他2種類型之間的這種差異可以用之前研究的結果解釋, 流行性腦脊髓膜炎更多的發生在社會貧困地區。

       事實上,目前的試驗也指出流行性腦脊髓膜炎更多的發生在低教育程度的家庭,因為流行性腦脊髓膜炎患兒的父母比普通人的教育成就更低。12%的母親受過高等教育,而普通人群為18%;8.5%的父親受過高等教育,相比之下普通人群則高達16%。

        Roed博士稱,“我們相信流行性腦脊髓膜炎患者教育成就低不是因為疾病所造成的,而是由于家庭背景的影響所致,”在這篇JAMA文章中,研究者推測“被診斷為肺炎鏈球菌腦膜炎或流感嗜血桿菌腦膜炎的兒童可能從隨訪中獲益,這些隨訪持續至成年時,用于確診那些人可能從心理支持中獲益。”

        該研究由丹麥哥本哈根大學健康科學院及Novo Nordis基金資助支持,研究者聲明無相關利益關系。

 

來源:丁香園

行業動態